您的位置 首页 生活指南

为什么汉语需要另造词汇?譬如:股份(shares)、期货(futures)、期权(options)?

作者:Snorri
链接:https://www.zhihu.com/question/314946396/answer/702740864
来源:知乎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英语是迫不得已好吗?

英语一个单词就有2-3个音节,要是组合做新词, 很容易就超过4个音节了。特别是英语的逻辑连接往往靠介词和连词完成,单纯名词形容词拼接还不符合语法。这还怎么朗朗上口?即便使用希腊、拉丁词根,也容易非常长。比如“proprioception”、“prosthodontics”这样的,看着都难。只能用词组里的某个现成单词来做缩写。

比如说“期货”,中文里很好理解。“期”的本意就是约定的某个未来时刻,比如“归期”、“会天大雨,道不通,度已失期”;“货”既可作名词“财货”,也可做动词,有“买卖”之意。“期货”就是约定在未来某个时刻交易货物,这个意义是十分精准的。期货的英文是“futures”,其实是“financial contracts with obligation at a predetermined future date and price”的缩写。你要是写成“price-predetermined contracts”,就太绕了,只能从旧词“future”(未来)上变一下,加个s。这样带来的不便之处,是金融学里单词词义过多,很不利于学习。

打个比方,“spread”这个词在金融里可以是“价差”,也就是最优卖价减最优买价的差。从“spread”的日常含义,联想到这个“价差”已经比较不容易了。但到了“spread trade”里面,“spread”就不是价差,而是期差了。比如说,你买入某期货品种的近月合约,卖出远月合约,就形成一个spread trade,这里的spread指的是远近月的期差,中文叫“跨期交易”。然而,如果我们说“trading the spread”,那么很可能是指通过交易买卖价差赚钱。到底是价差还是期差?这要看语境。

而在贷款的时候,你也会听到“spread”,这里的“spread”是指贷款利率超过某个公认的基准利率的部分。比如基准利率是4.9%,某笔贷款利率是5.34%,那么就有0.44的 spread。中文里面,这个叫“利差”。

为什么这么麻烦?因为自造新词组,很容易太长,读起来费事。如果要分清楚是利差还是期差还是价差,英文要加修饰词,利差是“interest-rate spread”,期差是“calendar spread”,价差是“bid-ask spread”。自己对比一下,就可见高下。

可以看到,英语的术语(特别是金融学术语),旧词新用很多时候是一种不得已,还会造成混淆。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欧美军工界和金融界喜欢用首字母缩写,比如“DAPRA”,”COB”,“ABS”、“FOF”等等。这样做,既能有效缩短新词长度,也不会占用旧词,导致混淆。

不过,当首字母缩写词多了,问题也就来了。首先,首字母缩写词虽然可以联系到原词组,但同样会有一词多义,而且更容易泛滥。比如“COB”就有超过90个可能含义。不仅如此,在不同领域,同一个首字母缩写词对应的词组完全不同,同样容易造成混淆。比如“CDS”在金融里是“Credit-Default Swap”(信用违约掉期)的意思,但在城市规划中则可以指“City Development Strategy”(城市发展策略)。更糟糕的是,不同国家,不同语言里,同一个首字母缩写词可能对应不同的东西,而同一个东西可能对应不同的缩写词。比如“联合国”这个词,在英语里是“UN”,而在法语里就成了“ONU”,而英语的“ONU”则可能指“Optical Network Unit”(光纤网络单元)。不同语言、不同文化背景、不同专业的人,看同一个首字母缩写词,读到的意思可能完全不同,这还怎么交流呢?

中文现在有两个危险的倾向,一个是由于英语中心主义,导致看到英语一个词组,就一定要一对一地翻译。比如“spread trade”,就一定要翻译成“价差交易”,然后解释说这是一个特定词组,其实指的是跨期买卖。很多金融学术语被这种翻译弄得天书一般。另一个倾向是不翻译地使用首字母缩写词。其实首字母缩写词在中文里也有类似物。比如“NBA”可以是“美职篮”,“EEC”可以是“欧共体”。当然由于信息技术产业和金融产业发展过于迅猛,这两个领域的首字母缩写词曝光度最高,而在中国外语等于英语,导致上文说到的弊端不明显。但随着首字母缩写词不加翻译地在中文里泛滥,这些弊端都会显现。而且这会导致中文真正地成为“跛脚语言”。因为首字母缩写词只有在源语言里才是有活力的,普通的中国人看到“NED”,没法猜,因为中国人的英语词汇量和英语母语者没法比,没法进行有效联想。而且,越来越多的首字母缩写词让你猜,意味着中国人必须先学英语才能用中文交流了。这岂不是荒天下之大谬?

中文如何包容前沿概念,如何快速吸收新词汇而不变成跛脚语言,是当代中国人的要紧任务。在这个信息爆炸的时代,每个语言都在挣扎。越小众的语言,母文化越落后的语言,越容易陷入残缺乃至消亡的深渊。20世纪,大量的学术界领军人物都为此披荆斩棘,呕心沥血,中国乃有了自己的现代学术词汇,有了中文的元素周期表,有了中文的工程语言,不需要像摩洛哥、印度等前殖民地一样,只能用外语学习先进知识。21世纪更是信息爆炸的时代。而21世纪的中国人也没有理由仅仅为了贪方便,就丢掉为母语“更新换代”的责任和义务。21世纪的学术界、业界如果抛弃中文,为了追随时尚潮流、交流方便,就不假思索地拥抱英文的词汇和习惯,是对母语和母文化的不负责。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