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科学之光

福岛第一核电站是不是继续在泄漏?

作者:凶残小龙虾
链接:https://www.zhihu.com/question/324721418/answer/689097313
来源:知乎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慌~我无意贩卖恐慌宣传阴谋论。请理性看文。我想说核事故对我们的影响虽然不大,但是绝对不是主流宣传的没有。


我以前学核电的,现已转行。同学很多核电行业,中核广核,供应商,甚至还有iaea,有的还公差去过切尔诺贝利。虽然没从事这个行业了,但是消息听了不少的。

当年福岛事故全程揪心跟踪,业内大家的第一反应:核电复兴大业完蛋了。福岛事故的场面drama度远比不上切尔诺贝利,但是事故评级和切尔诺贝利一样,都是最严重的7级。这代表堆芯融化,且放射性物质大量进入环境。当时光看新闻报道,做这行的就心里有数了。

而现在看福岛对公众舆论的冲击控制的很好,而业内大家都不愿多讲福岛了,太敏感,大家都要恰饭。

切尔诺贝利和福岛的区别是:

切尔诺贝利在爆炸时堆芯燃料和石墨在空气中进行了一次扩散。随后又有一段时间堆芯敞开向空气扩散放射性物质。现在全世界的地层中都能找到一层放射性层,对应的就是1986年的这次事故。对外界的核污染就主要是事故时空气中飘散到地表的堆芯放射性物质,后来已经通过石棺封闭切断,加上地面洗消,厂外不可逆的污染区域已经很小。实际上切尔诺贝利核电站的其他反应堆一直运行到2000年,也就是说大家在隔壁继续上了14年班~因此属于一次性的,可清理的污染泄漏。

关于事故原因,可参看我的另一个回答

https://www.zhihu.com/question/324918344/answer/691356824

福岛则是另一种情况,可能(其实是肯定)比切尔诺贝利更糟糕。融化的堆芯没有化学爆炸(爆炸的是氢气),没有堆芯辐射物抛洒到空气中。对周围土地污染主要是蒸发的水汽和其中的辐射同位素,也就是常说的碘铯,但是半衰期和强度都不大。所以日本政府“高兴”的展示各地地表测量的辐射强度证明受污染范围很小,来旅游很安全呢。即便看事故当时的空气检测,相对于正常人20mSv/年的安全剂量,不能去的地方也不多呢。地面的确影响很小。

那福岛怎么会比切尔诺贝利更糟糕呢?因为污染被排海里了~事故当时就发现了一个困难:冷却堆芯灌注的海水,排到哪里?这是一个乏燃料都没地方放的弹丸小国。

当时就先放到桶里,然后再研究长期对策。于是积累了68w吨的辐射汤。这是泡过融化的堆芯的汤,不止有碘铯,而是有各种元素周期表上能找到的元素的放射性同位素,包罗万象。重核裂变是上帝的造物反应皿,是潘多拉魔盒,就反映在裂变产物的多样和放射性上。这可能是世界上辐射最强的液体。就在下图这些罐子里。

然而最后长期对策还是没有出来。这六年来一直是靠海水冷却堆芯,而用完的海水没有地方排放,最终还是排到海里,还有的渗透到地下。东电官宣不是直排,现在是经过过滤的,过滤完放射性低到仪器检不出呢。然而近海上还是被民间组织检出强放射性,当然这些民科的测量是不被采信的,甚至非法的。而地下水的渗透,东电创新的想到用冷却管冻结土地形成隔离墙,但是效果不理想,属于“没有办法但需要有个办法”的办法。能不能停止冷却?停止的话堆芯继续融穿下面的一切东西,最终进入底层,地下水被污染那日本这块就真的万劫不复的生态灾难了。所以就算往海里排,全球共享,也不能污染日本珍贵的陆地。而对于未来,这种状态要持续多久?恐怕是要几十年。而水中的主要可溶放射物铯的半衰期也有30年。下面是2012年3月的海水放射性物质扩散图。没有现在的图,现在已经全图污染了。所以大可说“你看,加拿大捕的鱼也有微量的cs137,这是自然界到处存在的,你不懂科学”。你觉得这些半衰期才30年的放射性物质是哪来的?自然界存在的吗?

因此,福岛的核泄漏是长期且没有什么办法控制的,而且是全世界一起买单的。关于排放的量,事故中的和现在及将来持续的,现在有一些估算,有的说和切尔诺贝利相比少了很多数量级,有的说算上海水排放,是一个数量级,而这种论调并未被主流媒体报道。排海里地下水的放射性物质,稀释到海洋里,浓度不值一提,但是会在海产品里富集。而对于食物中的放射性标准,对人体的危害,并没有成熟的研究成果。换句话讲,今天我们说的20msv都是外部辐照的剂量,而你吃下带辐射的食物,辐射物的代谢和剂量累计我们没有什么研究。因此日本可以宣称捕捞的海产都是符合放射性标准的,但是究竟会不会对人体有害,吃多少有害,什么类别的有害,都不知道。而这些污染物半衰期长的短的会在全世界海洋里徜徉几个半衰期,也就是几万年。这些核心里来的种类繁多的放射性同位素,如何富集,循环,沉淀,是一个有意思的课题。地球的海洋从未遭受过这样的污染。

很多人会将泄漏量除以地球海水总量,得出稀释到海水里微不足道的结论。这如同你家旁边化工厂烟囱排着滚滚的有毒气体,却宣称稀释到全球大气微不足道所以对你没害一样。你看上面的扩散图就知道,污染是不均匀的,区域性高浓度的,而海鲜又是洄游移动的。在高浓度水域生活过的鱼可能在低污染的海域捕获,而高浓度海域捕获的鱼可能刚从外地游过来很干净。所以捕一批鱼测放射性证明无污染,是没用的。

最后讲一讲题外话:

1.个人上,所有核能领域的专业人员都是依存于核工业,不论你是设计建造企业,发电企业,各国安全监管机构的,科研院所,甚至iaea。这个行业很小,大家都不想核电完蛋,自己从事的事业完蛋。所以在重大事故上,有意无意的都会大事化小,小事化了。这不是有组织的,是自发的,如同一个国家的国民会自发的维护这个国家。有能力,特别是有权力,做详实调查和正式报告的,都是系统内的组织和人。放出的供研究的公开数据,也是国家和系统内组织提供的。系统外的人没能力没权力没数据,甚至都摸不到核设施,去不到监测点,只能键盘和民科,就是去做了研究也不会被主流认可。政府,核工业企业,监管,一起组成了貌似很多透明监管,但其实封闭的三角系统。核电是安全的,是我们能听见的主流的声音。

2.政治上,哪个大国不是靠核电?你把事情搞大,国内反核民意兴起,搞不好绿党上位,废核电又没替代能源,难道也学湾湾用爱发电?哪位总统都不想在任期摊上这样的事。中国政府也要大力发展核电,所以没有在这件事上对日负面宣传一波,官媒都是低调报道,并且严查网络舆情。其他弃核的小国,他们没有话语权,也没有核专业人才做研究,做了想搞事情也会被大国按下。最后还有iaea,是联合国的,是西方主导的政治工具。中国核电企业眼里它就是政治机构。福岛这件事,不要说美英法,中俄态度都是一致的,搞大了谁都没好处。因此,继续搞核电是大国的需要。

3.这种事故,如果真的告诉你污染范围很大,后果严重,你让日本人怎么办?承认?跳海?人道主义上,世界经济上,全球核电工业,都要付出很大代价,而这些也是要努力控制的次生灾害。如果这些灾害仅在一个敌对阵营国家内部,我们会毫不犹豫的揭发他。如果是自己阵营的,我们要一起减小这些“不必要的次生灾害”。日本很幸运。

4.除强到立即大面积细胞致死的强剂量外,放射性危害是体现在长期的癌症和畸形的罹患率上的,而不是个体短期能确切观测到的损害。也就是说现在你看不到立马的损害,长期观察的话你自己一个人不开上帝视角也看不到。需要长期的,全面的数据,加上合适的对照组。而这些数据只有政府有。全世界对切尔诺贝利的公众健康上的影响的研究结果都莫衷一是,数据五花八门。这还是已经放放大镜下观察了几十年的。(我们常说20msv的安全剂量,然后多少剂量是影响未观测到,多少剂量是肯定有危害。实际上理论上不存在安全剂量,每一个电离辐射粒子都有可能损坏dna,产生癌症,如果是胎儿,就是畸形。只能说概率大和小。小到统计数据上看不出,我们就说安全。)

5. 历史是由掌握话语权的人书写的,看完hbo再看福岛。日本,美国的儿子,西方阵营的核心,民主世界的亚洲模范领袖,整个事件中受到了西方的关爱和保护。各种瞒报,被打脸,道歉,再瞒报,再打脸,再道歉。甚至连堆芯融化情况,日本都是直到最近才派机器人探查才有个数。那么之前6年完全就是“蒙着眼听天由命”的状态了,当时胸脯是怎么拍的?这很符合日本的人设:没有道德,只有face尊严(菊与刀说的,不要骂我)。所以日本公布的东西,就是“需要国内民众这么认为”的东西,国际上也是默许配合的。日本国内民众你要说他完全相信也是不可能的。还是那句话,不然你要他怎样?大家心里有数就行了。这几年来,你见西方媒体谴责讽刺了吗?换中国试试?换俄国试试?还不把你扒个底朝天冷嘲热讽,给你东海划个无人区然后国际接管?苏联当局应该会很羡慕福岛的待遇,他们英勇无畏处理灾害还被西方讽刺不尊重生命欺骗救灾的人,几十年来时不时拿来鞭尸。而这边厢日本政府安全第一处理不及时污染全世界,5级拖成7级,还有全世界帮他镇场子冷处理,主流媒体闭口不谈。某些电站员工拒绝任务,消防不敢进现场,军机飞行员拒飞。日本这种已经没有动员力,舍身取义精神被阉割的国家,真的不要搞核电了。人命是宝贵的,没有人自愿送死也是应该的,但你烧烧煤天然气就得了。

顺便吐槽hbo,有些人不该黑的。我当年老师都说苏联人英勇牛逼的。真认为当年那些救灾的人不知道核辐射为何物?不知道会死?这种救灾也只有苏联的体质能做到,你换今天日本试试。—又多看了两集,黑的不那么过分了,但是丑化还是有的。

————————————–

核电的安全性:

核电在人类的知识范围内,是安全的。怎么说?切尔诺贝利之前,由于工程和理论研究的脱节,我们认为rmbk反应堆是不会失控融堆的。这也是为什么剧中领导反复问:你告诉我rmbk反应堆怎么爆炸?在福岛之前,没人想到会有这么高的海啸淹没发电机组。在三里岛之前,没人想到一系列巧合和失误,会让安全设计完善的压水堆融堆。人类想得到的风险,都在设计运营时有应对和管控。但怕就怕想不到的风险,和巧合。一旦发生了,后果严重到没有国家和政府愿意面对。

核电业有一大群人的工作是安全计算,计算融堆的概率,单位是次/堆/年。这些算出来的概率都是小数点后n位的。换句话说,全世界反应堆加起来,融堆的概率小到千年一遇。如果发生了事故,那真的只能怪运气太太太不好了,中彩票了。而人类迄今为止几十年内已经中了三次彩票。

(这边不禁要安利一下法国的epr,不跟你讲我不会融堆,不和你吹我融堆率是小数点后面多少个零,而是为融堆做好准备:vessel下直接放一个扁平池子,里面堆满硼砂,融化的核心落下直接和硼砂混合摊成大饼状,减低反应率增强冷却,方便后续处理。一副“你还能咋滴”的样子。欧洲人这种做好棺材的安全理念比美国ap1000什么顶个水罐的被动安全要靠谱,对核事故的风险显然也有更深的理解。现在中广核在台山建设的就是这型反应堆,有一个同学就是这个项目的采购)

核能的风险另一个可怕之处是其长期性,长过了人类文明。不说事故产生的污染了,就说这些乏燃料,有兴趣的可以研究一下乏燃料的处理和保存方法。乏燃料和其他核废料不是一埋了之,而是要不断投入人力物力维护的,要伺候的。这些乏燃料需要维护保存多久?几万年。地质演变,文明兴衰,这些核废料就是地球上的定时炸弹。实际上今天世界上大部分乏燃料都还储存在电站内,没有地方可去。人类世代为此需要投入的经济成本无可估量,但你甚至在财报上看不见这些永远需要投入的核废料处理的成本。因为财务的操作,几十年后长期的投入除以利率折算到今天,几乎为0。

而这个行业的封闭三角体系不会告诉你这些,只会告诉你核能是清洁,安全的。


有些朋友在评论中认为iaea的报告已经驳斥了一切福岛危害的谣言,作为一个公正透明的青天大老爷国际权威机构,不信他信谁?有这种幻觉的人应该不关心国际政治的。

那我们看看iaea历史上的作为:

1986年8月底,国际原子能大会召开了一次秘密会议。英、美、法、苏等大国全都参与了。

会上,苏联代表团团长勒加索夫表示,切尔诺贝利危机扩散的辐射,可能造成欧洲4万人死亡。

苏联希望公布受灾范围,寻求国际援助。

但西方阵营集体表示,绝对不能让世界得知危机有多严重。

因为这些参会国家,自己也是有核电的。

苏联提议公开的时候,法国的卫生部长皮耶·佩伦坚决反对,因为法国科西嘉地区正在受灾范围内,而法国75%的电力都来自核电。

虽然核电是非常安全的,但法国无法承受民众恐慌带来的后果。

美国也类似,1979年,美国刚发生过“三里岛核事故”,国内反对核电的声音还没过去呢。

于是,这群冷战中苏联的死敌,准备一起帮苏联圆谎。

大会主席瑞典官员汉斯·布利克斯提议修改算法模型,把欧洲未来10年的潜在死亡人数从4万改成了4千,直接打了一折。

美国把在广岛扔原子弹的数据给苏联参考,默许苏联把“人体安全辐射量”调高5倍,好让危害数字看着不那么刺眼。

在欺骗民众上,这些政府都是一丘之貉。

法国对自己的民众信誓旦旦地说,风向没有朝着科西嘉地区来,核辐射影响不到他们。

可是,根据卫星图,科西嘉就在辐射区域内。20年后的2005年,法国科西嘉地区的甲状腺癌的发病率突然上升,跟切尔诺贝利的情况一模一样。

因为欧美的帮助,在切尔诺贝利事件过去5年内,全世界几乎没有关于切尔诺贝利的纪录片。

然而,1991年,苏联解体。于是,关于切尔诺贝利的各种调查和纪录片,都雨后春笋一样冒了出来。

iaea是联合国下属的机构,是五常掌控世界核权力的工具,不是知识分子组成的学术机构。


最后,我不反核,因为我有生之年大概率不会让我受多少害。

比起吃不起的海鲜里有可能富集的放射性物质,我呼吸的空气和抽的烟对我危害更大。癌是十有一二会得的(世界男性75岁前癌症几率为20%,害不害怕?),多一分可能又有何妨?

我想表达的是:福岛泄漏对我们的危害,其实不必恐慌,但也绝不是日本和国际上宣传的“没有危害”。而近的地方真的少去去。

人类是只在乎当下的,想要今天的繁荣已经是使尽浑身解数焦头烂额了,哪管得了明日之病,身后之事。

———————————————–

取匿了。以上信息全都是非官方渠道道听途说,我胡说八道的。大家不要信谣传谣了。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