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财经政管

巴菲特:科技股?我从来不投资!

巴菲特:科技股?我从来不投资!

大人物永远吸引最多目光。

尤其,当这个人是巴菲特的时候。

2019年5月4日,“股神”沃伦·巴菲特(Warren Buffett)执掌的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在美国内布拉斯加州召开第54届股东大会,全球瞩目。

几十亿人注意到,巴菲特面前放着几罐可乐,据说他每天都要喝可乐吃炸鸡腿,他认为这些垃圾食品让他心情愉悦,有助于他的健康。

没人会劝一位89岁的老人戒掉可乐,但89岁的老人,却有满脑子一辈子的智慧需要跟年轻人们分享。借助于网络,我们整理了巴菲特最有价值的语录,希望对读者诸君有所帮助。

一个公开的民意测验无法代替思考。

你必须独立思考。我常常惊讶于:一些智商极高的人在市场上无意识地跟随大众。我从没通过和别人谈话,而获得一笔好主意。

我相信,坦诚的公司的管理层会使投资人受益。那些在公开场所误导别人的CEO最终会在私下里误导自己。

在你雇人之前,你需要确认他的三项素质:正直诚实,聪明能干,精力充沛。但最重要的是正直诚实,因为如果他不正直诚实而又具备了聪明能干和精力充沛,你的好日子也就到头了。

与其杀死毒龙,不如避开。

如果一个人在小事上无原则,那么大事上一样没有原则。

和一个道德品质败坏的人,无法完成一桩好交易。

人性的弱点总是充满贪婪、恐惧或者是愚蠢,这是完全可以预测的,但是我们无法预测这种人性弱点的发生顺序。

对于企业而言,糟糕的运作加上混乱的管理,只能收获一笔糊涂帐。

我在历史中学到的唯一东西就是:大众从未从历史中汲取教训。

永远不要问理发师你是否需要理发。

交易市场就像上帝一样,帮助那些自助者。但是和上帝不同的是,交易市场不会原谅那些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的人。

当市场下跌时,你轻易将好东西打折变卖,但是一旦市场向上,再想买回来,难之又难。

投资人必须谨记,你的投资成绩并非像奥运跳水比赛的方式评分,难度高低并不重要,你正确地投资一家简单易懂而竞争力持续的公司所得到的回报,与你辛苦地分析一家变量不断、复杂难懂的公司可以说是不相上下。

在经历25年企业管理与经营各种不同事业的生涯之后,我和查理还没学会如何解决公司的难题,但是我们学会了如何避开难题,我们的成功在于我们集中力量于我们能跨越的一尺栅栏上,而不是发现了跨越七尺栅栏的方法。

近年来,我的投资重点已经转移。我们不想以最便宜的价格买最糟糕的家具,我们要的是按合理的价格买最好的家具。

几乎在任何领域,专业人员取得的成就明显地高于门外汉。但在金钱的管理上往往并非如此。

不能承受股价下跌50%的人就不应该投资。

投资并非一个智商为160的人就一定能击败智商为130的人的游戏。

从不购买价格并不明显低于公司价值的股票。

1986年我的最大的成就就是没有做任何蠢事。诀窍是当没有合适的事情可做时,就什么也不做。

我宁要模糊的正确,也不要精确的错误。

价格是你所付出的,价值是你所得到的。

于每一笔投资,你都应当有勇气和信心将你净资产的10%以上投入。

在错误的道路上,奔跑也没有用。

如果你一生中找到三个杰出的企业,你就会变得非常富裕。

控制风险的最好办法是深入思考,而不是投资组合。

我们只是对于估计一小部分股票的内在价值还有点自信,但也只限于一个价值区间,而绝非那些貌似精确实为谬误的数字。价值评估既是艺术,又是科学。

对大多数投资者来说,重要的不是他们知道多少,而是他们能在多大程度上认识到自己不懂什么。

一群猪共有128000只,它们来自全世界各农场。然后,举行丢铜板比赛:投出正面的晋级,投出反面的淘汰。经过9回合后,只剩下250只猪晋级,有人认为那250只猪只是运气好而已。如果你发现晋级的250只猪有200只全是某农场来的,那你就必须问:那个农场喂猪的饲料有没有特别之处?

我对总体经济一窍不通,汇率与利率根本无法预测,好在我在作分析与选择投资标的时根本不去理会它。

利率就像是投资上的地心引力一样。

若有人跟你谈诸如Beta等市场效率理论的东西时,赶快闪人。

投资的密诀在于,看到别人贪心时要感到害怕,看到别人害怕时要变得贪心。

垃圾债券总有一天会变成名符其实的垃圾。

在投资时,我们把自己看成是企业分析师——而不是市场分析师,也不是宏观经济分析师,甚至不是证券分析师。

多样化是无知的保护伞。

如果你对投资略知一二并能了解企业的经营情况,那么选5-10家价格合理且具长期竞争优势的公司,传统意义上的多元化投资对你就毫无意义了。

我从事投资时,主要观察一家公司的全貌,而大多数投资人只盯着它的股价。

会计报表只是评估企业价值的起点,而非最终的结果。

所谓“市场效率学说”之类的投资教条,不过是为了增加投资的神秘性,好让投资顾问得以从中牟利罢了。

“不要把所有鸡蛋放在同一个篮子里”的谬论是错误的,投资应该像马克?吐温建议的“把所有鸡蛋放在同一个篮子里,然后小心地看好它”。

企业主须了解其利益,乃来自于企业内在价值(Intrinsic Value)的成长,而不是其持有股票之短期波动。

许多人盲目投资,从某方面来说等于是通宵玩牌,但却从未曾看清楚自己手中的牌。

因为我把自己当成是企业的经营者,所以我成为更优秀的投资人;而因为我把自己当成是投资人,所以我成为更优秀的企业经营者。

没有公式能判定股票的真正价值,唯一方法是彻底了解这家公司。

风险是来自于你不知道你在做什么。

唯有当潮水退去,才知道谁在裸泳。

我想我不会投资黄金,因为我看不出将这种金属从南非的地底挖出,再把它放到福克斯堡的金库中有何意义。

价值投资不能保证我们盈利,但是价值投资给我们提供了走向真正成功的唯一机会。

我承认,我和别人一样有种渴望。渴望干点什么,特别是在无事可干的时候。(巴菲特检讨自己投资航空业错误时说)

如果你是投资者,你所关注的就是资产——在我们这里是指公司——未来的发展变化。如果你是投机者,你主要预测独立于公司的价格变化。

投资人并不需要做对很多事情,重要的是不要犯重大的错误。成功的关键是投资者如何把一些平凡的事,做得极不平凡。

用亏损概率乘以可能亏损的数量,再用收益概率乘以可能收益的数量,最后用后者减去前者。这就是我们一直试图做的方法。这个算法并不完美,但事情就这么简单。

如果你给我一把枪,弹膛里一千个甚至一百万个位置,然后你告诉我,里面只有一发子弹,你问我,要花多少钱,才能让我(对准自已)拉动扳机。我是不会去做的。你可以下任何注,即使我赢了,那些钱对我来说也不值一提。如果我输了,那后果是显而易见的。我对这样的游戏没有一点兴趣。可是因为头脑不清楚,总有人犯这样的错⋯⋯用对你重要的东西去冒险赢得对你并不重要的东西,简直无可理喻,即使你成功的概率是100比1,或1000比1。

成功的秘诀有三条:第一,尽量避免风险,保住本金;第二,尽量避免风险,保住本金;第三,坚决牢记第一、第二条。

当我和查尔斯买下一种股票时,我们头脑中既没有考虑到出手的时间也没有考虑过出手的价位。

可口可乐在1890年时整个公司大约值2000美元今天它的市值为500亿美元。如某个人在1890年时买该公司股票时,有人可能会对他说:“我们将会有两次世界大战,会有1907年的大崩盘。是不是最好等一等?”——我们不能犯这个错误。

你要做的事情是按低于企业内在价值的价格购买一家企业的股票,如该企业管理层诚实可靠、有能力,那么你就永远持有这些股票。

不要做低回报率的生意。时间是好生意的朋友,却是坏生意的敌人。如果你陷在糟糕的生意里太久的话,你的结果也一定会糟糕,即使你的买入价很便宜。如果你在一桩好生意里,即使你开始多付了一点额外的成本,如果你做的足够久的话,你的回报一定是可观的。

人们买股票,根据第二天早上股票价格的涨跌,决定他们的投资是否正确,这简直是扯淡。

想要在股市从事波段操作是神做的事,不是人做的事。

人们习惯把每天短线进出股市的投机客称之为投资人,就好像大家把不断发生一夜情的爱情骗子当成浪漫情人一样。

如果能从历史推测未来,那么最富有的人都是图书管理员。

我们偏爱的持股期限是永远。

你不会每年都更换房子、孩子和老婆。为什么要卖出公司(股票)呢?

短线投机等于就即将发生的事情进行赌博。如果你运用大量的资金进行短线投机,有可能血本无归。

必须要忍受偏离你的指导方针的诱惑:如果你不愿意拥有一家公司十年,那就不要考虑拥有它十分钟。

你应该选择投资一些连笨蛋都会经营的企业,因为总有一天这些企业会落入笨蛋的手中。

当一个经历辉煌的精英阶层遇到一个逐渐没落的夕阳工业,往往是后者占了上风。

所谓有“转机”的公司,最后很少有成功的案例,与其把时间和精力花在购买价廉的烂公司上,还不如以公道的价格投资一些物美的企业。

经验显示,能够创造盈余新高的企业,现在做生意的方式通常与其五年前甚至十年前没有多大的差异。

一只能从1数到10的马是只了不起的马,却不是了不起的数学家,同样的一家能够合理运用资金的纺织公司是一家了不起的纺织公司,但却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企业。、

如果我们雇用一堆比我们矮小的人,那么我们会变成一堆侏儒,但相反地若我们雇用一堆比我们高大的人,那么我们终将变成一群巨人。

寻找超级明星——给我们提供了走向成功的唯一机会。

一个二流的企业最有可能仍旧是二流的企业,而投资人的结果也可能是二流的。

我们的投资方式只是与我们的个性及我们想要的生活方式相适应,为了这个原因,我们宁愿与我们非常喜欢与敬重的人联手获得回报X,也不愿意通过那些令人乏味或讨厌的人改变这些关系而实现110%的X。

我们的目标是使我们持股合伙人的利润来自于公司,而不是其他共有者的愚蠢行为。

对于购并的对象,我们偏爱那些会“产生现金”而非“消化现金”的公司。

一家典型的报社可将旗下发行报纸售价调高一倍,而仍保有百分之九十的读者。

所谓的消费者特许权是指大家偏爱而愿意付额外的代价购买某个牌子的产品。

如果你给我一千亿美金要我把可口可乐打倒,即使我的心可能会很痛,我还是会将钱原封不动地退还。

可口可乐与吉列刮胡刀是世界上最好的两家公司。

你能对一条鱼解释在陆上行走的滋味吗?在陆地上生活一天的真实感觉,胜过以言语解释它一千年,而实地亲身去经营企业也是如此。

所谓拥有特许权的事业,是指那些可以轻易提高价格,且只需额外多投入一些资金,便可增加销售量与市场占有率的企业。

香烟是一个相当理想的行业,制造成本只要一分钱,但售价却高达一块钱,消费者会上瘾,而且忠诚度非常高。

有的企业有高耸的护城河,里头还有凶猛的鳄鱼、海盗与鲨鱼守护着,这才是你应该投资的公司。

不投资科技股绝对不是迷信不迷信的问题。

我们充分了解科技为整个社会所带来的便利与改变,只是没有人能预测往后十年这些科技公司会变怎样,我常跟比尔盖兹及安迪葛洛夫在一起,他们也不敢保证。

经验表明,经营盈利能力最好的企业,经常是那些现在的经营方式与5年前甚至10年前几乎完全相同的企业。而一家公司如果经常发生重大变化,就是可能会因此经常遭受重大失误。推而广之,在一块总是动荡不安的经济土地之上,是不太可能建造一座固若金汤的城堡似的经济特许权,而这样的经济特许权正是企业持续取得超额利润的关键所在。

良好的管理记录与其说是你很有效率,倒不如说是因为你上了哪条船。当有着辉煌名声的管理人员要去对付前程黯淡、管理混乱、声名狼藉的公司时,不变的只会是公司的名声。如果你发现自己在一艘长期漏水的船上,那么造一艘新船要比补漏洞有效得多。优秀的骑士会在好马,而不是衰弱的老马上充分发挥。我对此事的观点从未改变。

架设桥梁时,你坚持载重量为3万磅,但你只准许1万磅的卡车穿梭其间。相同的原则也适用于投资领域。

每一个泡沫都有一根针在等着。当两者最终相遇,新一波的投资者会学到华尔街一条古老的教训:当投机看起来轻而易举的时候最危险。

市场先生是你的仆人,而不是你的向导。

我从未指望在股市中赚钱。我会设想股市在隔天关闭而在5年后开市。

相信有效市场投资就好比在打桥牌时认为不需看牌一样⋯⋯如果市场总是有效率的,我将会流落街头,沿街乞讨。

我们一直觉得股市预测的唯一价值在于让算命先生过得体面一点。

裹着神秘面纱的投资技巧显然对投资建议提供者有利。毕竟,庸医仅凭建议你“吃两片阿斯匹林”就攫取了多少名声和财富。

被网络公司引诱的投资人就好像参加舞会的灰姑娘一样,没有在午夜的期限之前赶紧离开,结果漂亮的马车又变回南瓜。不过最大的问题在于,这场舞会上的时钟并没有指针。

我非常热爱我的工作,每天早上去上班时,都会觉得自己好像是要到西斯汀教堂作壁画一样。(注:米开朗基罗名画“最后的审判”完成处)

尽管我们的组织登记为公司,但我们是以合伙的心态来经营。

45年前我看到机会却没什么钱,45年后我有钱却找不到机会。

信誉可能需要花一辈子的时间才能建立,但只要5分钟便足以摧毁之。

华尔街是唯一的坐劳斯莱斯的人向那些乘坐地铁的人征询意见的地方。

(有人问巴菲特死后,其所投资的公司会有什么影响,他回答)可口可乐短期间的销售量可能会爆增,因为我打算在陪葬的飞机里塞满可口可乐。

人,聪明才智其实差不多,重要的是,你能不能把你要做的目标,化身成你每天做它的习惯。

不要用信用卡。要对自己投资。

不是钱造人,而是人造钱。

过自己的生活,越简单越好。

别追求名牌,只穿让自己感觉舒服的衣服。

巴菲特:科技股?我从来不投资!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螺旋实验室):巴菲特:科技股?我从来不投资!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