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思辨

巴黎圣母院大火背后的生意

巴黎圣母院大火背后的生意


今天,法国在哭泣,欧洲在落泪,基督徒在悲伤,中国的吃瓜群众也在不断的发朋友圈。


刷屏的内容,是有着800多年历史的巴黎圣母院,凌晨被熊熊大火吞没,哥特式的塔尖也在滚滚浓烟中倒塌……


巴黎圣母院大火背后的生意


在小说中,卡西莫多失去了他心爱的姑娘,现实中,他又将失去了他心爱的家……


巴黎圣母院大火背后的生意




当然,真正因为圣母院被烧而痛心的人往往是少数,就像有的人表面上痛哭流涕,也许心里却乐开了花。


譬如,本次大火收益最大的,就是法国总统马克龙。


要知道,当地时间就在圣母院着火一个小时后,本应是马克龙针对黄马甲运动发表全国讲话。


本质是来说,法国的黄马甲运动就跟国内的“996”很类似,因此马克龙今天演讲的效果,肯定还不如职业老师马云,必然会诱发新一轮的示威和对抗,马克龙已经很惨的支持率估计又要再跌一下。


但是,这一场大火挽救了法国总统的政治生命,马克龙旋即宣布讲话延期至次日,率一众高官赶赴圣母院视察火情,并在电视镜头前,矢言将团结全法国“重建圣母院”。


就像当年小布什在911之后支持率飙升那样,圣母院大火最大的受益者,恐怕就是这位法国总统了。


用中式的话说,这就叫“多难兴邦”。


当然,机会总是给那些会把握的人,就在各国领导人纷纷口头悲痛之际,一贯敏锐的普京跟着马克龙也打了一张漂亮的牌,第一时间表示,派出俄最优秀专家,以协助总统马克龙修复巴黎圣母院。


可以说,在欧洲一片悲痛之下,在叙利亚问题以及下个月的伊核问题上急需欧盟支持的普京,愣是无中生有的下了一子好棋……根本不管巴黎圣母院是天主教哥特式的尖顶教堂,而俄罗斯是东正教拜占庭式的圆顶教堂….


巴黎圣母院大火背后的生意


当然,相比于政治家,资本家们的反应也一样的迅速,在圣母院燃烧之际,拥有Gucci等奢侈品品牌的皮诺家族立即宣布捐赠1亿欧元用于重建,而拥有LV等奢侈拼品牌的路易威登家族旋即宣布捐赠2亿欧元。


按照这加价的架势,倘若马克龙政府宣布只接受一家捐赠,天晓得这帮卖奢侈品的大忽悠会把价格喊道哪里去。


巴黎圣母院大火背后的生意


当然,不要以为这些奢侈品品牌都是那么热爱文化,没着火之前,法国政府为了修缮圣母院,连1000万欧元都没有筹集上来,导致工期拖拖拉拉,该配合演出俄两大巨头都在演视而不见。


所以,不要以为捐钱修圣母院的资本家有多“圣母”,利益决定了他们嘴里都是主义,心里都是生意,人家赚的就是“圣母”的钱。

今天全球的社交媒体上都在讨论圣母院的大火,两大家族花这么点钱,就能做一个全球广告,对比当年汶川时期的加多宝,这可是超级合算的生意。


而且,如果人家不会利用情绪,又怎么能卖得好奢侈品呢。


在2007年,国际油价突破140,俄罗斯爽翻天之际,路易威登就拉着戈尔巴乔夫沿着柏林墙,拍了下面这张著名的广告照片。


巴黎圣母院大火背后的生意


由于柏林墙和冷战在俄罗斯人心目中的特殊位置,以及苏联解体的大讨论,使得全俄罗斯的媒体用这张照片狂轰滥炸了几个月,搞的路易威登在俄罗斯妇孺皆知,获得了巨大的成功。



同样,在中国启动四万亿并成为全球最大的奢侈品买家之后,2009年一场圆明园鼠首、兔首铜像拍卖,成为了富起来的中国人心中的痛。


巴黎圣母院大火背后的生意


随后,Gucci的皮诺家族便将这两个铜首买下,非常高调的送给了中国政府,成为了当时震惊国内的一个超级大新闻,Gucci也因此在中国名利双收。


不过,大家也不要想的那么简单,人家奢侈品大佬,做的可都是“一块钱进去十块钱出来”的生意。


要知道2003年何鸿燊斥资700万元买的猪首,2009年国际金融危机资产大幅跳水之际,鼠首、兔首却在法国被拍卖行标价2亿……


都是套路。



同样,就和今天跟着圣母院一起被热炒的颐和园,也没那么简单。大家心目中,英法联军烧完之后的圆明园是这样的:


巴黎圣母院大火背后的生意


但根据公开资料,圆明园一共有“四劫”,1860年的英法联军只是第一劫的“火劫”。


当时的圆明园就和如今的巴黎圣母院一样,只是木质结构被烧毁,石制的还都保存完好,甚至蓬岛瑶台、方壶胜景等水中的地方,由于英法联军没有船,也没进去。后来同治帝还进行了重修,恢复了不少的建筑。


但是后来,1900年八国联军侵华,圆明园遭受“木劫”,老佛爷弃京西狩,北京混乱不堪,败兵游勇和地痞流氓将圆明园中的财宝洗劫一空,甚至大量的古树都被砍伐烧炭。


再后来是1911清王朝覆灭,进入北洋时期,圆明园遭受“石劫”,轮流执政的军阀们纷纷将动用军队和车辆,将园中最难挪的石料搬走。

譬如张作霖陵简直就是个小圆明园,甚至如今北京大学的华表和石麒麟,也是从圆明园里面挪回去。


巴黎圣母院大火背后的生意


最后,则是七七事变之后的日本领期后开始的“土劫”,当时日军需要军粮补给,因此鼓励开荒,迁移农户进入圆明园挖山填湖种地。


这样的农垦持续了半个世纪之后,圆明园这处在清初盛世历经150余年苦心经营的20万平方米湖山之胜,最终之剩下了那么一处的断壁残垣。


所以呢,今天网上一大批因为英法火烧圆明园,那些对巴黎圣母院着火幸灾乐祸的,还真不应该把屎盆子全都扣在法国人的头上。就像北京的城墙消失那样,咱们自己人干得也不少,只不过早年为了意识形态服务,屎盆子都照着老外扣了。


而如今不一样了,我们已经成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倡导者,就要按照国际的规则来玩,尤其是我们已经成为游戏规则的制定者,不能再按弱者思维来叙事了


所以,我们应该学习在圣母院大火中的马克龙和普京,学习皮诺家族和路易威登家族,将遭受的伤害,变成我们有利的筹码和武器。


就像电视剧《潜伏》里面的台词,如果你一枪打不死我,我又活过来了,咱俩还能做生意,只要价格公道。


巴黎圣母院大火背后的生意


未来,法国有可能会跟随意大利加入我们的新丝绸之路,所以,幸灾乐祸或者报复的心思是不能有的。


今天,让我们一起衷心的为圣母院默哀,今晚,我们都是巴黎人…..


巴黎圣母院大火背后的生意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政事堂2019):巴黎圣母院大火背后的生意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